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
景德镇老鸦滩从荒地滩涂到瓷板天堂

在景德镇这座孕育着千年陶瓷文明的城市里,有着许多令人寻味的地名,而这些充满着历史气息的地名中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,要谈到的老鸦滩,便是其中之一……

老鸦滩位于里村后街南1公里,曙光路与南河交界的片状区域中,属于里村街道前街社区管辖。据说,老鸦滩是因乌鸦和洲地得名,早年此处草木丛生,鸟类繁聚,且多乌鸦,又因为南河至村边水浅,形成村前一片洲地,故名老鸦滩。

对于老鸦滩的历史,现年52岁,从小就住在老鸦滩生活的田端香了解颇多,而如今身为前街社区干部的她,对近年来老鸦滩的发展可谓有着切身感受。

两河之间的神秘滩涂

对于居住在老鸦滩的老人们来说,永远不会忘记原来滩上那片高高的大树以及晚上的鸦叫。

田端香告诉记者,如今南河小区所处的位置,正是上世纪60年代他们这些老鸦滩老住户们儿时的玩乐之地。

“每到下午三四点钟,我们这里的小孩就跑到河里游泳,游到滩上游玩……"田端香说,当时河滩被两条河包围着,四周是水。人们把围绕河滩的两条河叫做“大河"和“小河",如今,那条“大河"已经改道。河滩成为了南河小区。

田端香还记得,那时候没有煤气,大家很多人烧饭做菜是用柴火或煤球,而河滩上零落的大量枯枝就是居民们省事的燃料。而这个被当时孩子们称之为森林的“游玩圣地"到了晚上却如同鬼域,几乎无人敢踏足。

因为一到晚上,大量乌鸦就会在河滩的树林之间哇哇嘶鸣,在那个没有路灯的年代,听到这样的声音难免让人心生恐惧,加上当时的人们依旧残留着迷信思想,认为“老鸦叫不吉利",所以夜间大家基本上很少出门玩。

治安差曾获封“土匪窝"

从里村花园岔路口走到竟成路,往前到第—个路口拐弯,就是老鸦滩路。这条路上,胜利瓷厂、老皮革厂、老原料总厂二车间,现在依然能看到当初的轮廓。

很少有人知道,在没有修路之前,这条路曾经是“的哥"们谈之色变的“土匪路"。

“在以前,我们老鸦滩一直都是沙石路,出门很不方便。"田端香比了个摇篮的动作告诉记者,在当时,车子开进来都是摇摇晃晃的,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,才修建了里村到皮革厂的这段水泥路。虽然修了路,但是没有路灯,加上治安也不是很好,出租车不愿进去,甚至连“拐的"都不肯去。

“1993年以后,大家就管老鸦滩叫‘土匪窝'。"有一件事情田端香记得非常清楚,她弟弟晚上打车回家,没想到出租车司机将其送到皮革厂就再也不愿进去了,还说:“老弟,你下来,我不送你进去了,不要钱都行。"

地势低洼怕下雨涨水

“在原来,这一片都是平房,根本看不到楼房。"因为老鸦滩地势较低,怕下大雨,时间一长,住处就会涨水。田端香甚至记得,在1998年洪涝期间,大水甚至漫到了她家房顶的隔热层,甚至将摆放在隔热层的冰箱冲倒了。田端香说:“一到涨水期间,很多人都会搬到其他地方住,她和家人也会搬到地势高的曹家岭附近居住。在那以后,老鸦滩的楼房便开始多起来了,到如今,基本上当地全是居民自建的小楼房。"

制瓷业进驻改变面貌

田端香还将记者带到了老原料总厂二车间和宿舍原址,从外往内看,这些建筑只能看到一些轮廓。在宿舍区,记者只看到了两间低矮破败的瓦房。

田端香说,原来的宿舍是双排的,中间用一堵墙相隔,非常闷热,地方也比较小,墙也是泥墙。

而原来的原料生产车间,也被私人租赁下来办成了小作坊。在作坊里,记者看到了许多工人正忙碌地搬运进行半加工的陶瓷产品。

“原来,我们这里还有小学,但是现在也被人占去居住了。"田端香说,如今的老鸦滩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21世纪初期制瓷业的进入,可以说让老鸦滩焕发了新的生机。

现在的人们谈起老鸦滩,说的多的就是老鸦滩出品的瓷板。众所周知,瓷板是景德镇艺术陶瓷创作的一种主要形式。而如今的老鸦滩则成了景德镇专业制作瓷板的作坊集中集散地。

区域内遍布瓷板作坊

老鸦滩离市区很近,如果你想去看看的话可以驱车到竟成镇政府,斜对面的那个入口直接进去,看到一个十字路口便到了。在这里,可以看到许多的瓷板作坊。在这些瓷板作坊里有压坯、踩坯、刨坯、吹釉、满窑流程,所有的工序基本都是在一个作坊里完成。这里除了盛产白瓷板,还有一些专门制作特艺瓷的作坊。据了解,在这里做陶瓷生意的作坊有70多家,仅白瓷板作坊就有50多家。

在走访过程中,很多人告诉记者,很多年前,有一位刘姓都昌人来老鸦滩做白瓷板生意,后来发财了,这位刘老板就带着许多人一起做白瓷板生意,而来这做白瓷板生意的人越来越多,技术也越来越好,老鸦滩的白瓷板也越来越有名气。

走在通往老鸦滩的道路上,看着人来人往购买商品的顾客,还有忙碌的瓷行老板,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,与人想象中的垃圾遍地很不一样,脏、乱、差的现象几乎没有。据一家瓷行老板介绍,因为环卫体制改革,如今老鸦滩的卫生环境也越来越好,像中秋、国庆节来这的顾客也比往常多了许多。

“我们之所以选择在老鸦滩开店,主要还是看中这里已经形成了制作瓷板的成熟环境。"已经来老鸦滩开作坊5年的老刘笑着告诉记者,他们这些作坊虽然不大,但是能耐却不小。“我们老鸦滩的瓷板谁不知道?很多大师都来我们这里买瓷板,上次更来了一个西班牙的外国人,他看到我们的白瓷板还非常吃惊呢。"走访中,记者遇到了来选购瓷板的余先生,他买了三块60×120CM白瓷板,共花了360元,店家看是老主顾,每块便宜了10元钱。

“这里的瓷板非常好,洁白度高,平整度也让人满意。"余先生说他在老厂工作,自己已经数不清来老鸦滩多少次了。“画瓷板都在这里买白瓷板。"随后,余先生招了一辆板车走了。作坊老板告诉记者,别看这样一块小瓷板只要120元,但是画好后卖的价钱可以达到上千元。

年轻陶艺者的创业乐土

在老鸦滩,你可以看到许多年轻的面孔,这些人,很多是在校大学生或应届毕业生,用景德镇陶瓷学院应届毕业生小高的话来说,在这里,有时候能看到平日难得一见的大师。

小高从大二开始就和同学来这里搞创作了。他告诉记者,第—次这里的时候很惊讶,因为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大一块瓷板。

“在外面,常见的都是一米、两米长的瓷板,在原来,我看到两米的瓷板都算顶了天。"小高告诉记者,老鸦滩的瓷板不仅有3米的,还有更大的。

“一般大瓷板不会搬来搬去,都是直接在作坊里创作。"小高说,像他这样的大学生老鸦滩还有很多,“现在工作不好找,在景德镇画瓷器我觉得很悠闲,也有味道"。

小高还说,在老鸦滩,随处都可以看见的是瓷坯,这些陶瓷原始形态的美虽然不被普通人欣赏,但却是陶瓷从业者眼中的无价之宝,不但能给他们带来乐趣,更能带来财富,也许正是这样,才让老鸦滩这么受陶瓷艺术工作者的青睐。

市场发展促工艺提升

刘筱娇虽然只有高中文化,却已经是老鸦滩的“老人"了。“我是2004年和舅舅来这边做事的。"刘筱娇是都昌人,她告诉记者,在老鸦滩,姓刘的估计不下100人。经过多年的学习,刘筱娇如今已经可以画出不少精美的陶瓷画面了,花鸟、人物、山水在刘筱娇的巧手下活灵活现。现在已经26岁的刘筱娇不但在老鸦滩找到了自己的价值,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。目前,她和老公一起经营一个小作坊,生活也算是有滋有味。刘筱娇的老公小章是做瓷板的,据其介绍,他们这些做瓷板的技艺主要是从原来一家国营瓷厂里学来的。

原来早年景德镇的白瓷板生产技术是国营企业的商业机密,并不对外传授。后来这家国营瓷厂解体了,掌握瓷板生产技术的工人出来单干,技术才得以交流传承和发展。像小章就是拜师学到这门手艺的。

经过多年的发展,像小章这样的私人瓷板作坊的生产效率得到提高和市场认可。可以说,如今老鸦滩白瓷板的生产技术和规模都超过了原先的水平。可以说科技的发展功不可没,比如原来烧制用的是煤窑,现在用的是梭式窑。而从原料方面,随着交通运输的不断便利,全国有名的陶瓷原料都能运到这里。瓷板质量也越来越好。


上一篇:陶瓷出口或设极低限价 有望破解反倾销困局下一篇:盘点景德镇那些濒临失传的陶瓷技艺返回列表